微博:http://weibo.com/p/1005051922575247
一个水嫩嫩的小号嘿!
12

【全职/全员】暖春01

警告: 1.此文中含有大量人物性转,已经出现性转的有赵禹哲,邹远,张佳乐。也有故人设定的孙哲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2.此文CP大量,文前有预警,本章出现有唐赵,于远,昊远有前情,后来变友情,微量双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3.这是一个雷雷雷!!!


十一月的夜晚已是寒冷,大风飕飕地吹。然而,K市中心的万花酒店却是灯火通明,照得仿佛春日已到,万物复苏。

每隔各五分钟,便有一发烟花从酒店最高处的天台上升空,爆裂,闪光,直到消失在天边。如此一般,一发五分钟,一发落下下一发接上,整整持续了一个半小时。即使是行迹匆匆的过路人都知道,这十八发只有颜色不同的烟火是为了庆祝同一个主题而燃放——百花集团大小姐邹远的十八岁生日暨订婚典礼。

邹远是K市知名企业百花集团董事长张佳乐与先夫孙哲平所生的遗腹女。而此番订婚的对象则是蓝雨集团掌门人喻文州的远方表弟于锋。由于邹远再无其他兄弟,张佳乐自爱女幼时便为她寻找可能入赘百花的如意郎君。如今觅得佳婿,自是恨不能全城尽知,将那架势搞得盛大无比。


说来也是奇怪,市中心的黄金地段竟有幢陈旧的高楼未被拆除,就落在万花酒店旁。一端是灿烂烟火,另一端是零星火光。细看却是一个年轻男子在破楼顶上望着远方吸着烟。

一声“唐哥哥”伴随着喘息声打破了这端的宁静,唐昊闻声转头。他早已听出是自己的发小赵禹哲。他知道这顶楼只能通过墙上的旧梯子爬上来,于是下意识的瞄了瞄赵禹哲的衣装。赵禹哲穿着一件大红的外衣,下面套着条短裙,也没穿连裤袜,脸蛋被风吹得通通红。

“唐哥哥,我就知道你会呆在这儿”,赵禹哲边拢了拢发梢,边继续说道:“林叔叔叫你回去,他……他担心你。”

“知道知道,我知道。”说完,唐昊便沉默了,仿佛赵禹哲就没出现过,也不曾叫过他唐哥哥似的。

唐昊想:我刚刚想到哪儿了……算了算了再想一遍就是了,要是真的能再来一遍就好了。


唐昊记得他第一次遇到邹远时,她在一个不停的渗着水的屋檐下躲雨。当时他想:真傻啊,怎么会有人这么傻,干干脆脆地冲出去不就行了吗?他还记得当时他手里拿着伞,却根本懒得撑起来。

然后,他就看到了邹远的目光。她的眼睛很清澈,没胆子直视他的脸,而是像小鹿似扑扑地盯着他的伞。偶尔不盯着伞的时候,她就瞪着头顶的漏雨洞,眼神又变得恶狠狠地,像多瞪瞪洞就会被补上一样。

唐昊觉得有趣,所以就一边走一边观察她。直到邹远的眼神变得渴望又不好意思。唐昊觉得自己笑话看够了,于是把伞递给了她。“拿去咯,反正我也不用。我看你衣服料子蛮好的,好好保护下。”

邹远接过了伞,却打了半天也打不开。似是因为害羞,她转过身子,背对着唐昊继续她的折腾大业,对着墙壁狠命地敲。唐昊想:真是个大傻子,你直接找我开不就行了吗?得,您老人家对墙施什么暴啊。

气氛一直保持在唐昊觉得邹远傻透,邹远也觉得自己傻透里。

邹远小心地捧着好不容易打开的伞,唐昊手插着裤袋潇洒地走着她身旁。他们走过了坑坑洼洼的地面,走到了主干道上。一路无话。

此时的唐昊已经深深体会到了邹远小姐的不靠谱度,主动地扬起手招出租车。

不一会儿,车停,邹远收伞,把它递还给唐昊。扯起,扬起水迹,绝尘而去。

这个故事停留在唐昊眼中最后的画面,是邹远后踏进出租车的那个红裤腿。


“咳……咳,你发什么呆,你爸爸找你回家吃饭!”传入耳的是赵禹哲那熟悉而尖锐的声音。唐昊又情不自禁地想到,其实自己和邹远情缘一场,却连她的声音都不熟,她总是不怎么说话,即使说话声音也轻得很。

“喂喂,你聋了啊你!”唐昊发呆间,赵禹哲已经连手都伸过来,撕上唐昊的耳朵了。唐昊眼前一片大红,痛叫了起来。他叫不是因为撕了耳朵痛,而是因为赵禹哲的手实在太冷了。

唐昊他突然意识到,赵禹哲一个姑娘站在天台陪自己吹了好久的冷风。他忙说:“咱们快下去,这上头风大!”然后迎来的就是赵禹哲宛若看白痴的眼神:“你知道冷还上来!老娘要是发烧了唯你是问!”说着达成共识的两人就往梯子走。

爬的时候,赵禹哲先下,唐昊后下。赵禹哲到了内屋好久,又发出了几声咆哮,才等来唐昊落地。

“烟花好看吗?张佳乐可真是个铺张的土豪。烟花这种没皮点用的东西放来干嘛呀?”赵禹哲漫无目地随口念叨着。唐昊立刻发出了几声咳嗽声,假得要命。赵禹哲立刻表示投降,狗腿地说:“好好好,我不说。回家咯。”


最后唐昊和赵禹哲是跑着回家的。到家前,赵禹哲犹豫地拦住了唐昊,问: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点时运不济,本来应该是你……”

“我是觉得我运气不好,不过不是你想的。“唐昊飞快得打断了赵禹哲的话头,先一步踏进了房门。

唐昊想:我不是纠结于没能成为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儿子,而是纠结我居然是张佳乐的儿子啊。

热度(12)
© 萧萧抿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